屿鱼

一只沉迷老王美色的咸鱼x

aph深坑!

主吃cp好茶!耀我!
高中狗qwq+除了练琴什么都做的艺术生qwq

cp是笙笙!

每日沉迷耀耀美色+学习+搞乐理无法自拔orz

艺考备考+冬眠期ing…

头像是客客画的我女儿!!!

【红茶会】天下掉下个耀美人(天空之城梗|重生梗|幼驯染)

 目录
  
   00.
  

  “阿耀...”

  
  飞船在天际缓缓航行,黑夜笼罩,无尽的云海托着满天的繁星。

  耳畔夹杂着些许被夜间大风的暴吼和鼓鼓作响的帆樯。

  
  “你还记得吗?”

  
  年轻的东方妇人抱着年幼的孩子隐藏在人海中。

  她细声哼唱着吴侬软语的古老歌谣。

  微微眯起的双眼温柔的如同星光般璀璨,

  余音绕梁,

  静谧的夜晚也因此变得柔和。

  
  “你可还记得,歌谣里那些难以理解的字眼。”

  “那是希望。”

  “请你不要忘记......”

  
  她低语着,祈祷着。

  她凝望着远处渐渐隐没在云层里的星光,

  良久,终究还是无奈而坚定地闭上了那双曾蕴含着的眼。

  
  “该来的还是来了。”

  
  突兀的枪声撕破了黑夜的伪装。
喷射而出的猩血染红了视野。

  “阿耀...你是东方皇族的后人...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耳畔是呼呼的风声。

  坠落,坠落。

  失重感。

  古老的歌谣。

  厚重的云层。

  
  “是谁在说话?”

  “你...是谁...?”

  
  
  
  “耀...?耀...?耀!”
  
  清晨的朝阳倾洒进窗棂,鸟儿在枝头欢呼雀跃着。

  王耀被身上紧箍着红茶味的怀抱勒得难受,他睁开惺忪的双眼,面前放大了好几倍的粗眉吓得他一颤。

  
  “唉呀,阿瑟你快勒死我啦。”

  “啊抱歉...”

  
  王耀看着眼前发丝微乱,眼神别扭耳尖微微泛红的少年,趁他一个不注意熟练的一扭腰肢,钻出他的臂弯。

  呼,虽然说淡淡的红茶味很好闻,但王耀还是觉得舒展着肢体比较自在些。

  
  “耀,你没事吧?”少年微微紧锁着眉头,因睡姿而显得些许蓬乱金色的发丝在晨光下折射出暖暖的光。

  “嗯...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

  是什么呢?

  一个奇怪的梦?

  王耀试图回想些什么,却觉得脑袋空白的可怕,“想来应该只是一个无厘头的梦吧,”他这么安慰着自己,“也许是昨晚没睡好吧。”

  
  他摸了摸亚瑟金黄的脑袋,有些硬硬的发丝刺得王耀手心一痒,然后又不甘心地环住他的腰,感受到对方猛地一僵的腰肢,贪婪享受着他身上的红茶味,王耀玩笑般撒娇道,“亲爱的阿瑟,早餐有小笼包吃吗?”
  
  “......笨...笨蛋!赶紧起来才有的吃啊!”

  
  看着亚瑟红得发熟的脸蛋,王耀不由腾升出恶作剧成功的窃喜之心。

  
  嘛,又是一个美好的一天呢!
  
  —tbc—
  
  
    01.
  
  
  又是一堂乏味的课。
  
  
  亚瑟无趣地撑着脑袋,一面点点头回应着老师枯燥的话语,一面神游地看着身旁偷吃着小笼包的王耀。
  
  热腾腾的包子膨胀的像天边的白云一般柔软,白白的皮面附上着一层薄而晶莹的点点油汁,这诱人的小东西别提有多可爱了。
  
  这是镇子上的贺瑞斯哥哥做给王耀吃的,他有着和王耀一样乌黑的秀发,不过没有耀的好看。
  
  耀的头发比沙子还要柔软,黑色的发丝软软的,从掌心穿过时总会在指尖留下酥酥麻麻的触感,连带着自己胸腔里的小东西也翻腾起一阵波涛。
  
  亚瑟拿着笔轻轻敲了敲桌子,刻意地掩饰着自己在往奇怪的地方偏去的异样心思。
  
  
  刚刚想到哪了?对,做包子的哥哥。
  
  贺瑞斯哥哥虽然总是拉着一张脸,但意外的喜欢和孩子们相处,他最喜欢王耀了,每次见到他都会做小笼包给他吃,要知道小笼包和家里的那个瓷花瓶一样都是罕见的宝贝呢。
  
  
  亚瑟的思绪早已不知飘散到何处,他盯着王耀好看的侧脸,害的王耀有些不自在的向亚瑟望去。
  
  亚瑟一对上那潭隐藏着金光的瞳孔,便觉得自己的耳尖开始火燎燎的烧起来。
  
  “咳咳,”罗莎•柯克兰适当的提醒地轻咳了几声,总算是把亚瑟飞上天际的魂魄拉了回来。
  
  “王黯先生的作品是十分值得我们去鉴赏的,尤其是他对事物独特的领会…”罗莎扶了扶快要从鼻梁上滑下的银框眼镜,合上了厚重的课本,“希望你们能够好好去阅读一下这些名家作品,学习学习人家对生活细微之处的观察…今天的作业就是这样了。”
  
  “嘿,琼斯,还没下课呢请放下你手中可怜的汉堡…亚瑟!不要再去打扰王耀了……”
  
  罗莎绷着脸色,故作生气地数落了孩子们一顿,又耐不住孩子们天真的笑脸,服输般的挥了挥手,终于在孩子们期待的目光中含笑着点头准许他们休息了。
  
  
  
  小镇的景总是美的令人沉醉。
  
  
  清澈的淡蓝色如同水墨般晕染开来,渐渐将整片整片的天与海都渲染上了这份澄澈。层层叠叠的云朵在那片蓝色中若隐若现,翻腾着向远处轻巧飘去。远处的海岸隐匿在薄雾之中,朦朦胧胧的。颇有花非花雾非雾的样子,总让人觉得海的那端是桃源仙境。
  
  
  海风轻拂,稠粘而湿润的空气间夹杂着淡淡的鱼腥味。
  
  浪花起起落落,渔船来来往往,这便是小镇最平常不过的生活了。
  
  
  亚瑟总喜欢这么静静的坐在沙滩上,和王耀一起望着海鸥归,听着教堂的钟声,轻嗅着海风里的鱼腥味儿,偶尔去码头边看看新来的客人们,向贺瑞斯哥哥讨些美味的小吃;或者是到码头边上的快餐店,督促整日沉迷在憨八嘎中无法自拔的阿尔少吃点......
  
  小镇虽小但总归还是充满了乐趣。
  
  
  亚瑟同往常一般拉着王耀一下课就往沙滩跑去,却看到码头又来了一批新客人。
  
  这本没有些什么奇怪的,作为一个海岛,码头总是迎接着各式各样的人们的到来。
  
  但这次来的客人可不一般呢。大人们说他可是给小镇带来财富的大恩人呢。
  
  
  这对于亚瑟还是有些难以理解的,在这个一切工业都依赖于煤炭资源的世界中,挖煤工总是一个辛苦又赚钱的好职业,而这位到来的大人物便是国内最有名,资格最老的挖煤工。

  
  本着欢迎大客人的热情,亚瑟趁王耀还在和贺瑞斯闲聊的功夫,悄悄地摸进厨房开始了一番大事业。当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当亚瑟将做好的黑色司康放在盘中献给大恩人时,大恩人的眼睛瞬间就亮了,他非常开心地收下了亚瑟做徒弟。
  
  
  显然,他们都误会了些什么。

  
  但是,这无法阻挡亚瑟在这个平常又不寻常的一天顺利的成为了资格最老,最厉害的挖煤工的唯一闭门弟子。

  
  “虽然我还是觉得这种苦力活还是隔壁家的二肥比较适合啦,”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王耀小先生说,“但自从老煤工看到阿瑟化食物为煤炭的神奇技能以后就再也看不进其他人了,还美名曰'亚瑟这孩子聪明的很,是个可造之材',对此我深感怀疑。”

  每当小镇人向亚瑟打趣时,亚瑟是这样回答的:“才不是因为小笼包很贵,不干这行耀就没得吃的原因呢!只是单纯的热爱这门技术罢了。”

  尽管对于老挖煤工神秘的小弟子众说纷纭,但这并不影响咱粗眉小弟子的学习生涯。
  
  亚瑟还是跟着老挖煤工开始了他的学习之路。
  
  
  —tbc—

以下是楼主的叨叨念↓

•是的,这里是去年那个坑了好久的脑洞x
不知道还有多少小伙伴记得这个去年的小脑洞呢(ಡωಡ) 
  
好啦之前承诺要码的现在来补啦!
  
想试一下中长篇但是觉的自己没那毅力且没几个月就要毕业考了..所以还是撸一个中短篇的吧(๑•̀ㅂ•́)و✧
  
大概...不超过五十章的那种...?
  
啊随心情啦(๑•́ωก̀๑)

想想之前的设定不够狗血不合自己胃口x

于是就有了这个狗血设定x

(2.0狗血版→耀耀是重生的,但他的大部分都记忆还未被唤醒,随着年龄增长会一点一点回忆起来,但只有他回到东方国土才能寻回完整的记忆。英sir有隐藏身份而且是个妻奴。)

•不定期更w

- 我是屿鱼,
我为自己带盐(๑•̀ㅂ•́)و✧

 

 

下一章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