屿鱼

一只沉迷老王美色的咸鱼x

aph深坑!

主吃cp好茶!耀我!
高中狗qwq+除了练琴什么都做的艺术生qwq

cp是笙笙!

每日沉迷耀耀美色+学习+搞乐理无法自拔orz

艺考备考+冬眠期ing…

头像是客客画的我女儿!!!

【朝耀】骚年来一打死扛可好(死扛朝x受毒害者耀|欢脱向)

• 吃坏东西闹肚子时怨念不已的产物。
• 依旧高甜预警。
• 好茶家族有。
  
• 完了觉得自己要开起高产大门了。
  
  
  
  00.
  
  这是王耀今晚第六次跑厕所了。
  
  王港默默扶额,
  
  “大佬咱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01.
  
  小腹又是一阵抽搐的疼痛,一呼一吸都能连带着头额的太阳穴突突的痛。
  
  明明身上已经汗沽沽的了,指尖却仍冰凉的可怕。
  
  王耀紧捂着肚子,蹲在厕所虚弱得嗷嗷哭叫着。
  
  “大佬,医生说这没什么大碍的…”
  
  “嗷...弗朗西斯那个裸奔狂的话一点也不靠谱!港啊…我这屎都和他这心一般黑的了啊...”
  
  王耀在心里暗骂,亚瑟•柯克兰真特么该死。
  
  

  02.
  
  话说是这么一回事。
  
  今晚...哦不应该是说昨晚柯克兰家的小孙女罗莎满月,柯克兰老妇人高兴,办了一大桌宴席,愣是把邻居们都请来了。
  王耀和亚瑟本来就挺熟的,人家的侄女满月,王耀也得意思意思,包了个四千,人家亚瑟也很是热情一个劲的嚷嚷要亲自给王耀下厨。
  
  
  那司康堪比死扛,黑得跟炭一般。
  
  但人家王耀本就对亚瑟有那么点意思,自然自欺欺人的咬牙接受了。
  
  “还...不错。”
  
  “耀,你要喜欢的话以后每天都可以来我家我做给你吃。”
  
  “好...好...”
  
  “你喜欢的话拿走这箱司康也不是不可以啦。”
  
  “好...好...”
  
  “你脸色不大好,今晚不然在我家歇息了吧。”
  
  “没...没事儿,家里衣服还没收我先...走了...”
  
  
  
  要是平时王耀肯定妥妥的答应了,但毕竟死扛杀伤力太大,王耀只能赶紧滚回隔壁,蹲一通宵的厕所去了。
  
  最后实在是难受不行,好不容易跑个医院挂个急诊,那个法|国医生却又看一半就罢工了。
  
  王耀只能心塞塞的买了几包止泻药盘算着怎样赚回点精神损失费。
  
  至于那一箱死扛...早被王港丢远远的了。
  

  
  03.
  
  亚瑟心里憋屈得慌。
  
  唉,你说好不容易坦诚一次发出了个邀请却反常的被拒绝了...
  
  恩一定是因为耀身体不舒服。
  
  不如我用司康慰问慰问他吧。
  
  等等!
  
  亚瑟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他激动的无法抑制住不断上扬的嘴角。
  
  “既然耀那么喜欢我的厨艺。”
  
  “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变成司康吧。”
  
  
  想想王耀开心而又激动的抱住作为司康的自己,说不准还会激动的一吻...然后还可能会道出对我的种种爱念之情...那么这个时候,我再变回来…然后嘿嘿嘿……
  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斯科特那笨蛋绝对不会再一手挽着春燕嫂一手抱着罗莎来嘲笑我了哈哈哈......
  
  
  打住打住!
  
  不得不说,亚瑟想的真的是太多了。
  
  本着完美的计划,亚瑟愉快的施法变成了一枚司康,穿过厚厚的墙壁,来到王耀的身旁。
  
  

  04.
  
  王耀快要气炸了。
  
  人家身体本就欠安,服下止泻药后难受的摊在床上闭目养神。
  
  哪知一睁眼又看到了一个死扛。
  
  “定是中毒太深幻觉都出来了。”
  
  王港前脚刚把死扛一丢,不出两三分钟,后脚又冒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死扛。
  
  “我一定是被下了诅咒。”
  
  王耀含泪苦诉道。
  
  

  05.
  
  “大佬,我上补习班去了,你一个人在家小心点。”
  
  “去吧。”
  
  王耀一人无聊透顶的葛优摊在沙发上看电影。
  
  脚边随意放着一块诡异至极的死扛——那个屡次三番出现在王耀眼中的死扛。
  
  “咚咚咚...”
  
  哎?有人敲门?
  
  王耀觉着应该是王港东西忘拿了折返回来,便也没多想就开了门。
  
  “打劫!”
  
  “???”
  
  不是吧,这年头打劫都有上门服务了吗?
  
  王耀看着面前那一米八五的糙汉子欲哭无泪。
  
  我一定是被诅咒了。
  
  他说。
  
  
  要放在平常,王耀早就一拳将人打趴了,但他现在身子还虚的很呢。
  
  就当王耀思索着如何在拉到虚脱浑身无力时,使劲上去踹上几脚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我们神奇的死扛一跃而起,啪啪啪的几下就将打劫的那位熏翻在地。
  
  王耀顺势一踹,糙汉子便被踢出门,再把门一关,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颇有大侠之风。
  
  
  王耀坐回沙发,干瞪着死扛。
  
  一人一死扛,以一种何其诡异的样子干坐在那。
  
  

  06.
  
  王港一开始是拒绝的。
  
  他回家后看见自家大哥抱小猫似的怀里抱着个死扛,而那死扛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糊在王耀衣服上。
  
  听大哥简单阐述事实后,王港一脸冷漠的哦了一声。
  
  去特么的神奇的死扛,这分明就是隔壁家的粗眉怪嘛!
  
  好你个心机眉。
  
  

  07.
  
  亚瑟的计划及其诡异的成功了一半。
  
  至少现在王耀可是每天把死扛当老佛爷一样贡着。
  
  王耀几乎每天都会打量着死扛,想着拍卖神奇死扛能赚到的利益有多少,继而露出欣慰的笑容。
  
  亚瑟觉得,自己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死扛,没有之一。
  
  

  08.
  
  柯克兰家是在亚瑟失踪一周后才意识到亚瑟不见了的。
  
  当他们推开王家大门时,看见王耀被亚瑟压在身下时便又淡定的回去了。
  
  斯科特表示,哦终于不用再看见那个烦人的粗眉了。
  
  他望着乌云密布的天。
  
  “今天天气真好。”
  
  —end—
  
  
  • 这大概是一个英sir做死扛害的王耀摊床上虚脱了好几天,sir担心耀就变成死扛穿门而过到王耀身边,尽管被丢了好几十次仍然固执的出现在王耀面前,王耀只好不管,一天有强盗上门王耀身体没力气,死扛替他打退了强盗,从此死扛的地位啪啪啪往上升,然后sir挑了个良辰吉日变回人,成功的抱得美人归的故事。
  
  
  
脑洞极大_(:з」∠)_
  
果然一放假就文力满满呢✺◟(∗❛ัᴗ❛ั∗)◞✺
  
酷爱夸我(づ ●─● )づ
  
  
  
  
-我是屿鱼,
我为自己带盐(๑•̀ㅂ•́)و✧
  
-于2017.1.16. 早

评论(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