屿鱼

一只沉迷老王美色的咸鱼x

aph深坑!

主吃cp好茶!耀我!
高中狗qwq+除了练琴什么都做的艺术生qwq

cp是笙笙!

每日沉迷耀耀美色+学习+搞乐理无法自拔orz

艺考备考+冬眠期ing…

头像是客客画的我女儿!!!

【朝耀】女装 • 壹(双杀手pa)

• 脑洞起自客客漫展女装大佬梗,但已经被我改得面目全非了呜呜呜! @逢客_sin
  
• 感谢俺家cp笙笙的脑洞补充呜呜呜! @笙
  
• 博多豚骨拉面团梗!

• 应该大概也许是个长篇吧?
  
  
  01.
  
  爵士乐缓缓响起,苏格兰风笛婉转的声音游荡在大提琴的拨弦声中,隐约传来小提琴与钢琴的和弦,鼓点有节奏地拍打着,像似有一根隐形的线牵引着王耀向前走去。
  
  王耀不自觉地握紧裙摆,在旁人惊叹的目光下故作镇定地向前走去,大腿侧暗藏的小刀传来阵阵冰凉的触感。他不知道自己做该到往何处,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游荡在舞会场地中。
  
  “燕子……”他低下头,如同最虔诚的祈祷者一般轻声喃喃着,“哥哥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王耀摩挲着脖子上掩藏喉结的chocker,上面金丝的玫瑰花纹像针一般扎着他的手。
  
  这是亚瑟陪他一起去买的。
  
  
  02.
  
  王耀还清晰记得那日的情景,亚瑟陪着自己在大街小巷中一家一家店地寻过去,为的只是能挑一个符合心意的送给妹妹春燕的生日礼物,当时亚瑟还贴了一半的钱下去,说好了让王耀当他几天保姆来还债。
  
  当时亚瑟是怎么评价这个礼物来着?对,简直堪比海底捞针的珍贵。
  
  
  本来春燕生日那天,也是王耀生日那天,举国上下都弥漫着放假的喜悦之心,多么美妙的一天呐,王耀端着礼盒打开家门却看到属于兄妹二人的公寓已然空空如也,王耀颤抖着看着地上的那一摊血迹,燕子已经不知所踪了。
  
  最后还是亚瑟打了个电话来,发现王耀的情况不对,连忙赶来替他报警的,但他们都心知肚明,警方只能缓一时。
  王耀觉得,这不过是对他的身份的一种惩罚罢了,毕竟他的手上,已然沾染了太多太多的血花。
  
  
  为了给燕子报仇,王耀通过阿尔弗雷德,这个世界有名的hero黑客情报者,帮他找到了那位杀害燕子的凶手。
  
  “斯科特先生。”
  
  王耀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作为杀手同行,斯科特先生一直是他所敬仰之前辈,他绅士的处事方式还是在同行中流传已久的,他的枪法很厉害,没有一个人能在他的枪下活下来。
  
  但为了燕子,他什么都能赌上,哪怕是搭上这条命。
  
  
  
  03.
  
  这场舞会是柯克兰家举办的,专门邀请各家名媛望族和柯克兰家族旗下的艺人们。
  
  王耀是在整理燕子遗物时发现这张邀请函的。
  
  燕子生前是柯克兰家族企业下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十八线小明星,只有那么一点点的粉。燕子死后自然也不会有多少人知晓。
  
  他要为燕子报仇,他要找到那个斯科特幕后的金主。
  
  他要替燕子活下去。
  
  所以王耀便扮女装,他和燕子是孪生兄妹,不细看是辨别不出来的,王耀本也长得清秀,凤眼一挑,虽轮廓没有女子的柔和,但也算不上硬朗,大概是御姐一类的女神了。王耀的身材在男性中算得上纤细小巧,扮起女装来也算是高挑美人一位了。
  
  王耀打算就这么替燕子活下去,在燕子的生活中找到雇“斯科特先生”的金主,他要亲手解决了那个人的命。
  
  
  邀请函上的柯克兰这个姓氏王耀也不陌生,他的好友,大学同窗亚瑟•柯克兰就是这个姓。
  
  当年就有流传亚瑟是柯克兰家族的幺子。出身贵族,一举一动都透露着绅士的涵养,虽然性格上有些英式的古板傲娇,穿着衬衫扣子绝对不会解到第二个,但还是莫名性感地收割了一大片少男少女心。
  
  有着亚瑟这个靠山在,王耀也没觉得些什么可念想的东西了,他只需要找到那个幕后黑手就足矣。
  
  
  至于那个“斯科特先生”,王耀硬干自然是无法成功的,但对于自己的相貌他还是有几分自信的,他就不信哪个男人不会败在他的石榴裙下。
  
  “斯科特先生啊……”王耀对着镜子中的美人轻轻一撩碎发,红唇一抿,“不知美人计是否对您的胃口呢?”
  
  
  04.
  
  
  “春燕小姐……?”
  
  王耀转过身,那个散发着法国香水味的法国人就这么贴了上来。
  
  “小燕今天怎么这么冷淡……”
  
  那个留着金发的男人弯下腰在他耳边低声喃喃着,呼出的气息有意无意地在他耳边直痒痒打转。
  
  也许是因为厂内暖气开得太足了,那个男人的上衣扣并没有严实地扣上,露出了性感的喉结,合身的法式西服薄薄的一层裹在他的身上,可以隐约地看出胸口的胸毛。
  
  的确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就连那浓郁的男士香水也掩盖不住他身上散发的荷尔蒙气息。
  
  这一套对于那些少女们倒是挺有用的,但可惜在王耀眼中不过是一个普通再不过的男人罢了。
  
  王耀张张嘴正想开口讽刺几句,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
  
  
  “弗朗西斯先生,好久不见,霸占别人的女伴可不是绅士的行为。”
  
  
  05.
  
  王耀被一个结实的臂膀搂到了怀里,贴上那人微热的胸膛,那熟悉的温热让他他瞬间就意识到了对方是谁。
  
  明明别扭得要死,占有欲还那么强得像个嗷嗷直叫待哺乳的小兽一般。隔着层层西服王耀都能感受的到他渐渐加速的心跳。
  
  “柯克兰先生,您还是老样子呢。哥哥只不过是老朋友叙叙旧罢了。”
  
  “嗯?”亚瑟嘴角微扬,“老朋友?胡子,我没记错的话上周的宴会上是谁勾搭春燕不成又被反咬一口的?”
  
  “哈?哥哥我是那种人吗?可爱的小姐自然是要用爱来呵护的!小亚蒂,你要学的还很多呢,只是这么一副性冷淡的样子霸占人家,活该你撩不到小耀!”
  
  弗朗西斯一甩头发,冷哼一声,又继而像变戏法一般掏出一支玫瑰神情温柔得递给王耀。
  
  “亲爱的燕子小姐,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愿我们纯洁的友谊如同这玫瑰一样美丽。”
  
  王耀忽视了亚瑟不满的目光,伸手接过那朵玫瑰,莞尔一笑,目送着弗朗西斯哼着小曲,迈着舞步离去的背影。
  
  “那个胡子混蛋的东西你也敢收?”亚瑟不满地别过脑袋,“你以前可不会这样的。”
  
  “出于礼节罢了。”
  
  “你说话真的越来越像你哥了。”
  
  王耀微微一愣,又很快地反应过来,娇喃着,“哪有……”
  
  
  亚瑟狐疑的目光只存在了一瞬,他忙笑起来,弯下腰,对王耀伸出手。
  
  “这位美丽的小姐,可否有幸与您共舞?”
  
  “当然。”
  
  
  06.
  
  一红一黑的身影犹如黑夜中最神秘又危险的光影。
  
  他们旋转着,跳跃着。
  
  一起堕进那名为爱情的舞池之中。
  
  
  “今天的你,很漂亮。”
  
  “谢谢。”
  
  “舞会后,我送你回家吧。”
  
  
  王耀张张嘴,试图找些什么理由来开脱,但当他看到亚瑟•柯克兰那双绿得纯粹又深沉的瞳孔,瞬间就软了下来。
  
  罢了罢了,面对这个家伙,他就从来没法开口拒绝过。
  
  承认吧王耀,你已经无可救药的沉沦在那个名为亚瑟•柯克兰的泥潭之中。
  
  永生永世,无法逃离。
  
  是诅咒吧?
  
  是诅咒吧。
  
  —tbc—
  
• 勤奋起来我自己都害怕哈哈哈哈哈x
  
• 估计又是猴年马月才有后文的长篇了_(:3」∠❀)_
  
  
—我是屿鱼,
我为自己带盐(๑•̀ㅂ•́)و✧
  
—于2018.5.1  晨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