屿鱼

一只沉迷老王美色的咸鱼x

aph深坑!

主吃cp好茶!耀我!
高中狗qwq+除了练琴什么都做的艺术生qwq

cp是笙笙!

每日沉迷耀耀美色+学习+搞乐理无法自拔orz

艺考备考+冬眠期ing…

头像是客客画的我女儿!!!

【朝耀】童养媳•上(Alpha朝xOmega耀)

· abo世界观,私设有
  
· 雷慎入)
  
· 欢迎收看护妻狂魔英sir的傻白甜日常x
  

  00.
  
  
  在这个世界里,Alpha是世界的强者,他们得以支配一切;而Beta则是忙碌的为自己生活奔波,是最普通的存在;Omega便是弱势群体。
  
  众所周知,极强与极弱者都是少数,自然,身为Alpha或Omega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自古以来人们对Omega的歧视导致了本来就不多的Omega群体越来越稀有。
  
  
  只有一般的大户人家在母亲怀孩子时占卜第二性别仪式上,若未出世的少爷或小姐的性别为Alpha,便会签订合同,寻找合适的第二性别为Omega的宝宝进行抚养,养育其长大。
  
  这便也是世俗所称的——
  
  童养媳。
  
  
  
  01.
  
  
  “敬爱的主啊,
  
  
  请您倾听您的子民的呼唤,
  
  
  决定命运的钟声即将响起,
  
  沙哑的丝竹在远处呻吟,
  
  四散的鸟儿即要归巢,
  
  天色混淆,百鸟长鸣。
  
  古老的封印将会为这新生开启。
  
  
  请您,
  
  赋予柯克兰公爵家未出世的孩子美好的预言吧。”
  
  
  古老的咒语低吟着,教堂里的烛火跳跃着,橙黄的光芒忽明忽暗,照耀在跪于圣主雕像前的罗莎·柯克兰脸上,竟显得有些许神秘的美。
  
  罗莎轻抚着凸起的肚子,那是她已怀了近十月的孩子。
  
  如今,应家族长老们的要求,来测试这还未诞生的孩子的第二性别,为的只是家族能找到更合适的继承人。
  
  
  
  罗莎私心祈祷这孩子是Beta,毕竟作为Beta才能有权利过着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
  
  每个母亲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生活得不开心,罗莎也是这样。
  
  
  教堂的烛火突然亮堂了起来,神秘的塑像身旁竟拢聚了星星点点的火红色的光芒,本在吟唱的教父暮然瞪大了双眼,继而向神像跪下,颤巍着语无伦次道:
  “主啊,谢谢您…感谢您赋予这未出世的孩子这等厚礼…柯克兰家世代的子孙……感谢您……”
  
  
  “恭喜您,柯克兰夫人,您未出世的孩子是个令人骄傲的Alpha。”

  
  “夫人......听说东方王家的小儿子前些日子刚测出是位Omega呢……”
  
  
  02.
  
  
  王家并不让人陌生,相反,在数年前可是叱诧风云的存在,只可惜这些年来渐渐没落,只剩下精致包装的空壳子一副了。
  
  王家人看着柯克兰家的仆从送来的信沉默已久,他们不愿失去任何一个孩子,但如今的家族已经支撑不住他们再扶养一个毫无用处的Omega了,相反,柯克兰家开出的好处正好能够补足他们一大笔资金,想来想去,最终还是让怀着孩子的春燕去了柯克兰家,待生下孩子后作为柯克兰家小少爷的乳母。
  
  
  就这样,王家的小儿子王耀,成为了柯克兰家的童养媳。
  
  
  03.
  
  
  亚瑟很小的时候就有下人告诫他不要和王耀走得太近,因为王耀是Omega,是下等人。
  
  
  但小亚瑟看着没比他大几天,却早早干起苦活儿的小王耀,毅然决然地凑过去,抓住他的衣角,一改往日的别扭,抛弃了他一直所念叨的绅士礼仪,向那些挑拨离间的家伙们小声嚷嚷:“耀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许说他!”
  
  
  而此时小王耀却只是懵懵懂懂地点点头,附和着小亚瑟几句,又继续搬起比他大的多的大扫把,吃力地扫着地板。
  
  然而这换来的却是深感自己被忽略的小少爷的不满,他憋红了脸,
  
  “哼!笨蛋耀,耀是笨蛋!下次我只和精灵小姐玩了不和你一起玩了!”
  
  “欸…?”
  
  
  
  04.
  
  
  尽管小亚瑟再怎么护着小王耀,但也无法改变别人对小王耀身份的看法,每当小亚瑟上学时不免有些坏孩子来欺负小王耀。
  
  
  “你就是柯克兰的小媳妇?”那些贵族世家的孩子们嘲笑着小王耀,不削地将口水吐向他,“柯克兰今天又抢了我的测验第一,你是不是应该要替他赔偿一下我呢?”
  
  
  但小王耀却也只是抽泣着,挨着他们粗俗的话语和拳脚,待他们玩尽兴了回家了去,才继续爬起身,含着泪干着手头永远也做不完的苦活儿。
  
  毕竟,为了能够更好地控制童养媳,人们都会让他们过早地干活,让他们更好的听命于自己,这便是童养媳所在的意义——除了传宗接代的大任务以外。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小亚瑟委婉地拒绝了管家的马车,自己沿着小路往家的方向走去,他看着渐渐染的金黄通透的天色,不免想起了小王耀的样子,悄悄精挑细选了几株路边芬芳的小翠花,小跑着向家冲去。
  
  “呀,咱们的小绅士回来啦。”
  
  “真好看的花朵啊,是献给柯克兰夫人的吗?”
  
  “真是懂事的好孩子啊。”
  
  
  小亚瑟心不在焉地一一应付着女仆们的问候,待她们唠叨够了才迫不及待地问道:“耀呢?”
  
  女仆们突然难得的安静了下来,沉默已久后才有一个年轻的姑娘憋不住向小亚瑟使了使眼色,告诉他小王耀的去处。
  
  小亚瑟迈着小短腿一蹦一跳地跑向小王耀,却看到伤痕累累的小王耀,心底难受得不得了,感觉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借着玩了两天结果给弄的破烂不堪那样的愤懑。
  
  
  小王耀一见到小亚瑟便难过地哭诉了起来,毕竟是小孩子心性,短短续续地说清了事情缘由之后,小亚瑟的绅士性子可憋不住了,把花一丢,扭头跑到隔壁家门口,努力垫着脚尖做出一副凶狠到要死的样子为小王耀讨回公道,训斥那些坏孩子。
  
  
  结果却被人家打然后又引发了各个家族的外交危机,唉,这又是另一会事了。
  
  
  04.
  
  
  小亚瑟蹲在壁炉边,看着火焰跳跃的身影,心里难免有些空落落的。
  
  柯克兰是个大家族,自然是少不了生意上的往来和各式各样的应酬,这不,柯克兰夫妇又被波诺弗瓦夫妇邀请去酒会了。
  
  仆人们早早休息去了,只剩管家和侍卫还站在门口等候主人归来。
  
  亚瑟的内心毕竟还是一个孩子,他虽然表面上不说,也不会主动的向父母表示亲热,但并不代表他内心还是眷念着父母的温暖的小孩子。
  
  
  怎么办,天黑了周围都好黑好黑,爸爸妈妈都不在,耀也和精灵小姐休息去了,就我一个人,好怕。
  
  小亚瑟看着火苗一点点的暗去又猛然亮起,忽明忽暗地闪得他眼睛有点发酸。
  
  
  “阿瑟......”
  
  小王耀拖着长长的旧衣裳,向亚瑟走去,他在自己的小隔层有些睡不着,地方虽小但窗缝是破的——那是曾经被隔壁家的坏孩子砸的,一到冬天冷风就呼呼地直往里灌,只能穿着女仆们穿破的薄衣裳的小王耀自然是被冻得无法入眠,他刚刚看见楼下大厅闪着火光,便想趁着柯克兰夫妇还未回来的时候下来取取暖,却意外地碰上了在火炉前发呆的亚瑟。
  
  “阿瑟还不睡吗?”小王耀坐在亚瑟身边,陪着他一起看着跳跃的火光。
  
  
  “我……耀你不也没睡嘛……”
  
  “啊…我睡不着。”王耀有些委屈地说,“隔层有点凉。”
  
  也许是到了晚上说话不经脑子,亚瑟几乎想都没想就意外地坦诚地说,“那耀和我一起睡吧,正好我睡不着。”
  
  
  “嗯…?”小王耀歪了歪脑袋,侧过身,愣愣地答应了他。
  
  “阿瑟睡不着吗?那我给你讲故事听吧!”
  
  “嗯……”
  
  “很久很久以前呢,有一个可爱的小王子,尽管他很帅很帅,但是他的眉毛异常地粗,所以呀,他就每天不停地剃眉毛,一根,两根......”
  
  王耀看着亚瑟渐渐黑下去的脸,有些得意地偷偷笑了起来。
  
  “嘻嘻,但是他的眉毛怎么剃也剃不干净,因为他的眉毛每天都不停地生长着。”
  
  “所以呀,粗眉毛小王子很忧郁,只得好好学习,试图用好成绩来弥补他的粗眉缺点……”
  
  “粗眉毛小王子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他的仆从,他们从出生起就开始玩啦,仆从知道小王子很厉害很厉害,所以不得不更加地努力干活,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可以够资格陪伴在小王子身旁的人。”
  
  “但是仆从太蠢啦,怎么努力都做不到最好,所以他只能永远在小王子的身后,替小王子收拾他剪下的眉毛。”
  
  “小王子的眉毛不停地长啊长啊,小王子也就不停地剪啊剪啊,仆从也不得不不停地扫啊扫啊……”
  
  “终于有一天,小王子的眉毛终于不再长啦,小王子也不用再剪眉毛啦,但他回头一看,却看见倒在眉毛堆里的仆从,原来呀,小仆从受不了扫眉毛的生活,终于累死啦。”
  
  “就这样,小王子不再是粗眉毛小王子啦,他成为了真正完美的王子!”
  
  小王耀打着哈欠靠在亚瑟身边,“嗯…我的故事讲完啦,阿瑟你困了吗?”
  
  亚瑟皱起眉头,“这是我听过最糟糕的故事了!”他有些生气地把被子往自己这边扯,却无意间碰到了王耀小手,冰凉的触感让他心头一颤。
  
  “耀......我睡不着觉…你以后每天都得给我讲故事……直到有我满意的故事为止!”
  
  亚瑟翻过身,背对着王耀,悄悄地把被子向王耀那边挪了挪,“就这样定了!”
  
  “可是?”王耀试图再辩解些什么但是亚瑟不再理他了,只得妥协,“好吧……”
  
  
  05.
  
  
  “亚蒂,有件事情我想让你解释一下。”柯克兰夫人呵斥着,“你昨晚为什么和王耀睡在一起。”
  
  “你听听仆人们都是怎么说你的?”
  
  
  亚瑟半跪在地上,骄傲地仰着头,翠绿色的瞳孔仿佛蕴藏着即将爆发的洪流,他有些不满地顶嘴道,“是您不回来......您想过我的感受吗!?”
  
  
  “你!”
 
  
  “唉。”柯克兰先生叹了口气,拍了拍夫人的肩膀,安慰道,“罢了罢了,孩子长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了,反正这也是早晚的事,随亚蒂去了吧。”
  
  
  06.
  
  
  最近刮起了一阵流行玫瑰饼的风。
  
  
  那是一种人们亲手制作了送给自己喜欢的对象的饼,据说吃下它以后的情侣会长长久久。
  
  但长期不出门的王耀自然是不清楚这些含义的,他只是单纯地认为,这些饼不过是脆嘴的小零食罢了。所以当亚瑟向他提要求的时候,他可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了。
  
  “耀!”亚瑟红着脸,向抱着巨大的菜篮子的王耀嚷嚷,“我今天就要参加毕业会考啦!”
  
  “诶?所以呢?”王耀放下手中的菜篮子,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替亚瑟理了理他被海风吹得乱七八糟的金毛。
  
  “咳。”被顺毛的亚瑟不自觉地别过脸,耳尖又红了几分,“如果,我说如果啊......如果我能够得到第一......耀你可不可以给我做玫瑰饼啊……”
  
  “当然没问题啦,阿瑟你这么厉害看来我得早早准备了呢。”王耀打趣着推着亚瑟笑道,“赶紧去学校吧,错过了考试就真的没得吃啦。”
  
  “加油!”
  
  于是乎王耀向女仆们讨来了玫瑰饼的做法,便匆匆做了起来。
  
  Omage的厨艺值仿佛是天生注定的好,王耀不过是随手做了几块饼就香气四溢,把那些平日里都瞧不起他的Beta女仆们吸引了过来,一下子就成为了被万人吹捧的好厨师了。
  
  隔壁的阿尔弗雷德闻到了这香味,悄悄地寻了过来,“你好,hero是琼斯家的阿尔弗雷德!也是亚瑟的表弟!你还记得hero吗!”
  
  “嗯…好像有点印象吧……”
  
  “那可不可以也给hero一块饼尝尝!”
  
  “啊……你拿吧。”
  
  
  当亚瑟捧着第一名的成绩回来的时候心里满满装着的都是王耀做的热腾腾的玫瑰饼。
  
  那玩意陪上红茶味道一定很不错,偶尔尝尝绿茶也不是不可以啦。
  
  “欢迎回来!”王耀系着围裙,乖巧地捧着碗向亚瑟迎来。
  
  亚瑟看着这小媳妇样的王耀脸刷的一下又红了几分,含糊地从嘴里哼出一个音节,“嗯……”
  
  “喏,你的饼!”
  
  “......其实也不是很好吃啦。”
  
  “那你就不要全部都吃光啊喂!”
  
  
  亚瑟美滋滋地想构着,自己和王耀的未来,然而却不知道几乎府上所有人都吃过一遍他的饼了。
  
  —tbc—

• 一个护妻狂魔英sir和他的小娇妻的故事x

•不知道猴年马月会有下出来x

· 没想到我居然把下写出来了(点这)


- 我是屿鱼,
我为自己带盐(๑•̀ㅂ•́)و✧

-于2017.10.21.  晚

评论(41)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