屿鱼

一只沉迷老王美色的咸鱼x

aph深坑!

主吃cp好茶!耀我!
高中狗qwq+除了练琴什么都做的艺术生qwq

cp是笙笙!

每日沉迷耀耀美色+学习+搞乐理无法自拔orz

艺考备考+冬眠期ing…

头像是客客画的我女儿!!!

【红茶会】天上掉下个耀美人(天空之城梗|重生梗|幼驯染)

我终于更啦哈哈哈哈哈有生之年x
于是画风变得傻白甜x

上一章

      02.
  
  “又是梦吗......”
  
  王耀揉揉眼睛,无奈地看着四周广阔却黑暗无边的地方。
  
  最近自己总是做这些奇奇怪怪的梦呢。
  
  似乎有浪花扑打在礁石上的声音,又好像有着北风呼啸时的丝丝寒意,寂寥无边的黑暗中只有他一人。
  
  虽然是梦,但感官仍是清晰的接受到了那份名为恐惧的情感。
  
  太可怕了,无处可逃,又无处可去,不论怎样大声呐喊都是无力的挣扎,无际的黑暗总是不断吞噬着自己的一切。
  
  太真实了,就好像被永远囚禁在黑暗中,那份孤独和恐惧久久占据心头。
  
  就好像自己曾亲身体验过这般绝望一般。
  
  “谁来...救救我......”
  
  突如其来的温暖包裹住了自己,王耀眯起眼,渴望在黑暗中看清对方的轮廓。
  
  那是一抹耀眼的金色。
  
  熟悉的感觉让王耀不免一愣。
  
  “阿瑟......?”
  
  
  
  待王耀醒来已是过了吃早餐的时间了,令他意外的是一早起来身边的亚瑟早不见了踪影,按理来说不论自己醒的多晚,阿瑟都会陪着自己的啊,耀耀挠挠头,心里有些失落,一阵难过后终在亚瑟的枕头边发现了一张歪歪扭扭的字条:
  【亲爱的耀,我今天要去找老师傅上课了,就不和你一起找罗莎老师了。
                                       亚瑟】
  
  恩,好吧,自从亚瑟被老师傅相中以后他们相处的时间也渐渐少了起来,呐,没办法啦。
  
  
  王耀换好衣服,昨夜的梦让他无法心安,他突然不想一个人听罗莎老师枯燥的文学课。因为那些名家的文字对于王耀来说总是熟悉的可怕,对他人而言难以琢磨那些名家的后文,王耀总能在下意识中端测出他们即将所写的话语,仿佛是刻意反复记忆过似的,但王耀很清楚,自己从未见过这些书,甚至连作者是谁都不知道。
  
  
  不然...逃课去找阿瑟吧。
  
  少年的思维总是跳跃又无厘头,王耀刚冒出主意便偷偷溜到街上,向小香,也就是贺瑞斯哥哥,不过他更喜欢自己叫他小香,红着脸要了些小笼包,便匆匆上路了。
  
  王耀其实并不清楚亚瑟在哪里上课,但任谁一猜都能想到,煤矿嘛,肯定在山上啦。
  
  他随心所欲的走着,完全不顾及自己是否向正确的路段走去,因为直觉告诉他,往这走,王耀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的。
  
  他抬头望了望湛蓝的天。
  
  清澈的淡蓝色一如既往的如同一块巨大的画布,整片整片的天都像是被深深浅浅的色块装点而成的。蓝天映衬着大片大片的绿树,那如同精灵般充满活力的色调,染得天空也沾上了几分俏丽的新绿,清新的色彩让王耀心喜不已。
  
  
  他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自己也经常和阿瑟一起在这里玩呢,记得之前自己玩闹时划伤了腿又正好缝上雨季,阿瑟不知道有多着急呢。
  
  想着小绅士故作镇定却又担心着不知所措的样子,当时还真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呢。
  
  后来呢?哎呀,还不是小王耀一口一个没事各种安慰,才算是哄好了小亚瑟。
  
  最后呀,还是两个孩子相互依靠着,淋得湿乎乎的回到家,第二天一起光荣的感冒了,可把柯克兰夫妇急得呀。
  
  想到这,王耀不免偷偷笑了起来,那时候小,什么事都不怕,但一旦闯了什么祸都觉得像天塌下来一样可怕。
  
  诶,瞧那个熟悉的身影,蹲在那不停拾练着石头的金毛可不就是阿瑟嘛。
  
  王耀激动得向亚瑟跑去,他迫切的想要听亚瑟对他问声早安,不然心底的不安总是让他难以忽视。
  
  但后者看到王耀后却睁大了眼,手里精挑细选的石子慌忙又无措的散了一地,他焦急而大声向他喊到: “耀!小心!”
  
  “卧槽!”这是王耀在湿透身子前最后的一个想法,好不容易找到人了咋地还有一条河???
  
  河水咕咚咕咚地向王耀涌来,瞬间的冰凉让他丧失了视觉,四周一片漆黑,水流带来的寒意让他难免有些怯意,他想大声呼救,却又因此而呛了好几口水。
  
  亚瑟猛地跳下河,好在河水不深,他一把抱住王耀,愣是把湿哒哒的人儿捞了上来。
  
  亚瑟的怀抱很温暖,王耀埋在他怀里无厘头的想着,他感受到了亚瑟强烈的呼吸和止不住的颤抖,不知是因事发突然而吓到了,还是因为刚刚救自己时消耗了体力。
  
  王耀咳了许久,终于狼狈的抬起头,墨色的发丝湿漉漉的搭在肩上,显得颈脖格外的白皙,衣服早已湿透了,水珠滴滴答答直往下掉,琥珀色的眼睛蒙着一层水雾。
  
  “你是傻瓜吗?”亚瑟喘着气,紧紧抱着王耀,急切的质问道,“走路都不看路的吗?”
  
  “呼......这不是还有你嘛阿鲁。”
  
  听到这话,亚瑟老脸以光速地变红,直至冒烟,“我...我们回家......才才不是因为担心你呢......”
  
  “啊对了,我给你带了小笼包,啊啊啊都掉河里了!”
  
  “没...没事......回去我再给你买也不是不可以啦......”
  
  
  —tbc—

         

  下一章       目录
  

评论(5)

热度(21)